fanficaddictor

就小小地吐槽一下

天都武鉴我很早就注册了,不过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进去看过了,今天去文版看了一下版规,里面有一条是禁止娘化角色,还特别拿“武后”作为反面教材呢~(不知道是一开始就有还是后来追加的)

喂按这个标准有一半的罗黄文要被枪毙了吧~“武后”可是个连路人都能熟练使用的高频词汇呢~

虽然我是很能理解不管是不是黄罗不逆,很多罗粉会雷“武后”的心情,因为我也雷过,同样走过这段心路历程,但是这真的不是因为厌女症发作吗?娘化男性角色令你厌恶的更深层原因在哪里,有深入地想过吗?

男权社会,厌女恐同。作为被厌弃的,却彼此厌弃,这不好哦~

最后唱一句:姐姐妹妹站起来~

要饿疯了,好想找别的mver进行py交易,但是我产量太低了,人家看不上我的【痛哭

其实我vv里一堆剪了一半的坑,但是该把哪支先完剪完呢,揪头发ing

等我再多投几个稿,有作品有底气,再去找其他霹雳圈的mver来py交易,嗯!

猴猴惨,b站因为“含有低俗动漫内容”被下架了,那我的视频岂不是更没人看了【扶额

救救成年人吧,实行分级制度有那么难吗?成年人看兄妹恋犯了什么法?我实名支持兄妹恋兄弟恋

只要一听荒人邪影之封印记忆我就能重新爱上吞佛!唉,又想起了当年BJ喂给我吃的那些屎:-(

面对罗喉的死讯,君姑娘(我打不出她名里最后一个字啦TAT)和黄泉的不同反应,完美地诠释了为何明明亲情已经如此宝贵我们还是如此渴望爱情

但是我在意的是,武君和黄泉这两个大傲娇都如此别扭,大概率死别之前都不曾互相吐露过心曲吧(虽然一切尽在不言中,但终究差了那么点意思),连小手都没牵过不要说做别的了(泣)~以武君的为人妈妈好担心他到死都是处男啊T_T(泉子我不担心他)虽然同人可以弥补这份缺憾,但到底意难平啊(关注的重点错

原来用au降噪去除音频的背景音还挺简单的

不高兴找破解版了,就用正版的试用期30天之内把该提纯的经典口白全都弄一弄吧,也够用了

搞事情搞事情

【罗黄生子】不死之身(上集)
爱到深处无怨尤,哪怕被你亲手推落地狱深处,也要浴火重生来守护你。
罗黄生子,有一辆婴儿车,不喜勿入
含酸爽向问天敌→黄泉

刀龙34集吐槽

“伤吾爱将,降吾部曲,杀吾下属”,卧槽问天敌该死的理由里黄泉居然是第一位的!武君到底有多偏爱黄泉啊,我真要为狂屠一哭了,壮烈牺牲居然排序最末,果然偏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被女戎嘲笑御下之法
真的,罗总这个人哪有什么御下之法,手下一群乌合之众,全靠自己单挑(为了嘲笑他暂且把他的兄弟排除出手下的范围)
迷倒黄泉是他作为boss的人生巅峰了,难怪他那么宠爱黄泉(唱:被偏爱的人都有恃无恐~)

女戎真的牙尖嘴利,而且句句戳中痛点,罗总完全说不过她。而且女戎前脚刚走,罗总后脚就去找黄泉了,可见被女戎戳得很痛,这性格真的太孩子气了【捂嘴笑

罗总和问天敌这一战看得我笑死了

罗总一副誓要帅瞎问总闪瞎问总的架势,当然问总也不遑多让,两人几乎都达到了在剧中的颜值巅峰。

知道的人当你们在约架,不知道的人还当你们在相亲呢~你们Alpha之间的较量都这么秀的吗~

耶,帅给问总看有什么用呢,最后还不是把他砍死了,他还怎么出去传颂你的美貌?

【ABO】【黄罗】情热暴君 02

短小的一章,仍然没有肉,咳咳~卡肉乃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下一章下一章~【逃走

02

罗喉寝宫

罗喉合衣卧于寝宫正中央的大床上,他似乎没做任何事来缓解热潮期的痛苦,然而除了泛起潮红的脸颊,额头晶莹的汗珠和稍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他与平日相比并没有太大异常。
“吾没传唤你。”
“黄泉心系武君贵体,夜不能寐。特来服侍武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喉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来~”
笑够了以后,罗喉一指轻勾,黄泉顿感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扑面而来,未及他运功反抗,他已被罗喉吸至掌下,掐住脖子覆在武君身上。
“咳咳…武君…何必…如此心急?”
罗喉手上用力,掐得黄泉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你以为吾不知你打得什么算盘?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妄图利用Omega与生俱来的天性来操控吾的Alpha。你亦亲眼见证过他们的下场。杀你不过在我转念之间。”
“唔唔唔…”
黄泉拼命想要说话而不可得,涨得满脸通红,罗喉也许是怜悯他,也许是想听听他还有什么鬼话,稍微松了手上力道。
“咳咳咳…武君…是害怕会对我动情吗?”
“嗯?”
“别掐!别掐!听我讲完!就算我另有所图,武君害怕对我动情,我亦害怕自己会对武君动情啊~自古情场如战场,难道强如武君,在此风月擅杀场亦会怯战吗?”
“哈哈哈,果然能说会道!但罗喉何必陪你玩这场你输了一无所失、我赢了一无所得的游戏?”
“耶~怎能说一无所得呢?吾的青春肉体可以满足武君在特殊时期的需要,吾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慰藉武君心怀,吾的丑态可以博武君一笑啊~”
“呵,吾看恰好相反,是换吾来满足你吧?”
罗喉抬腿轻蹭黄泉的下体‚激起他一阵颤索。
“哈啊~”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完全勃起了。
罗喉轻噬他的耳垂,用低沉沙哑的声线在他耳边呵气:
“黄泉,你没发现吗?危险与死亡,于你是最好的春药~而这两样东西,吾可以给的,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关于你的提议:吾之体质特殊,Alpha分泌之信息素对吾几无影响。闇法之袍能有效隔绝吾之信息素对外界的影响,虽然此袍已被天刀损毁,吾仍只需在此静休几日便可待热潮褪去。你拥有的筹码太少,不够吸引我踏入你的战场。
但吾欣赏你的勇气,今夜你也的确博我一笑了,所以吾饶你不死。没有下次了。”
语毕他就被一股强大的气劲抛出了罗喉寝宫。
—————————————
耶~当然会有下一次下下次和下下下…下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