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ficaddictor

刀龙34集吐槽

“伤吾爱将,降吾部曲,杀吾下属”,卧槽问天敌该死的理由里黄泉居然是第一位的!武君到底有多偏爱黄泉啊,我真要为狂屠一哭了,壮烈牺牲居然排序最末,果然偏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被女戎嘲笑御下之法
真的,罗总这个人哪有什么御下之法,手下一群乌合之众,全靠自己单挑(为了嘲笑他暂且把他的兄弟排除出手下的范围)
迷倒黄泉是他作为boss的人生巅峰了,难怪他那么宠爱黄泉(唱:被偏爱的人都有恃无恐~)

女戎真的牙尖嘴利,而且句句戳中痛点,罗总完全说不过她。而且女戎前脚刚走,罗总后脚就去找黄泉了,可见被女戎戳得很痛,这性格真的太孩子气了【捂嘴笑

罗总和问天敌这一战看得我笑死了

罗总一副誓要帅瞎问总闪瞎问总的架势,当然问总也不遑多让,两人几乎都达到了在剧中的颜值巅峰。

知道的人当你们在约架,不知道的人还当你们在相亲呢~你们Alpha之间的较量都这么秀的吗~

耶,帅给问总看有什么用呢,最后还不是把他砍死了,他还怎么出去传颂你的美貌?

【ABO】【黄罗】情热暴君 02

短小的一章,仍然没有肉,咳咳~卡肉乃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下一章下一章~【逃走

02

罗喉寝宫

罗喉合衣卧于寝宫正中央的大床上,他似乎没做任何事来缓解热潮期的痛苦,然而除了泛起潮红的脸颊,额头晶莹的汗珠和稍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他与平日相比并没有太大异常。
“吾没传唤你。”
“黄泉心系武君贵体,夜不能寐。特来服侍武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喉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来~”
笑够了以后,罗喉一指轻勾,黄泉顿感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扑面而来,未及他运功反抗,他已被罗喉吸至掌下,掐住脖子覆在武君身上。
“咳咳…武君…何必…如此心急?”
罗喉手上用力,掐得黄泉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你以为吾不知你打得什么算盘?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妄图利用Omega与生俱来的天性来操控吾的Alpha。你亦亲眼见证过他们的下场。杀你不过在我转念之间。”
“唔唔唔…”
黄泉拼命想要说话而不可得,涨得满脸通红,罗喉也许是怜悯他,也许是想听听他还有什么鬼话,稍微松了手上力道。
“咳咳咳…武君…是害怕会对我动情吗?”
“嗯?”
“别掐!别掐!听我讲完!就算我另有所图,武君害怕对我动情,我亦害怕自己会对武君动情啊~自古情场如战场,难道强如武君,在此风月擅杀场亦会怯战吗?”
“哈哈哈,果然能说会道!但罗喉何必陪你玩这场你输了一无所失、我赢了一无所得的游戏?”
“耶~怎能说一无所得呢?吾的青春肉体可以满足武君在特殊时期的需要,吾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慰藉武君心怀,吾的丑态可以博武君一笑啊~”
“呵,吾看恰好相反,是换吾来满足你吧?”
罗喉抬腿轻蹭黄泉的下体‚激起他一阵颤索。
“哈啊~”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完全勃起了。
罗喉轻噬他的耳垂,用低沉沙哑的声线在他耳边呵气:
“黄泉,你没发现吗?危险与死亡,于你是最好的春药~而这两样东西,吾可以给的,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关于你的提议:吾之体质特殊,Alpha分泌之信息素对吾几无影响。闇法之袍能有效隔绝吾之信息素对外界的影响,虽然此袍已被天刀损毁,吾仍只需在此静休几日便可待热潮褪去。你拥有的筹码太少,不够吸引我踏入你的战场。
但吾欣赏你的勇气,今夜你也的确博我一笑了,所以吾饶你不死。没有下次了。”
语毕他就被一股强大的气劲抛出了罗喉寝宫。
—————————————
耶~当然会有下一次下下次和下下下…下次啦~

最近黄罗的文粮涨势喜人啊,产出之勤大有不输罗黄之势,吃粮吃的可开心~我虽然两边都吃但还是偏黄罗,初心不改啊,当初刀龙还在播的时候就占黄罗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黄罗才是主流,但是罗总第二次复生之后大部分人都倒戈了~

其实我也想剪黄罗mv的,mv粮真的太短缺了,可是我打开vv导入bgm调个色之后大脑就一片空白了,不知道该剪啥【掩面
可能罗黄之所以能成为主流还是有它的原因的吧,让我剪罗黄的话我觉得适用的bgm和梗还是挺多的

我的砍柴大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只要想到罗总没有几集可活了我就哭得根本砍不下去

不行,我是要给武君剪mv的啊,只要还有人记得他,罗喉传说就不会终结

刀龙砍到第33集,罗总约战问天敌,我为罗总疯狂排卵~

罗总是真的恨问天敌啊,败了他以后还要从背后砍他一刀想把他脑袋砍下来。

罗总这个人真的是,涉及到在乎的人的时候非常极端,而且没有原则。他以培养敌人为乐,跟谁作战不是留三分余地?为数不多的例外,一次是天刀来抢君曼睩,对奄奄一息不省人事毫无抵抗能力的天刀,他还要再补一刀(而且这一刀极霸道,要不是曼睩跳楼阻扰,天刀死定了);再有一次就是问天敌了,杀狂屠伤黄泉,此恨不共戴天,问总一路走好~

罗总极端到有人在书上乱写他兄弟坏话就一怒之下屠杀万民疯狂报复,如果他们只诋毁他一人,恐怕他绝不至此。

唉,情深不寿,没有几集了,罗喉传说就快要画下句点了。

我现在搞的沙雕狗血mv,剧情可以概括为:
问天敌:我不就欺负个小寡妇吗,他的死鬼男人居然能从地狱里爬出来砍我,4米长的大刀啊~有老公了不起啊?
黄泉:Sorry,有老公真的了不起~他还是我亲手捅死的呢~
罗喉:吾爱,吾可以让你再杀吾一次~问天敌,在被刀砍死和被狗粮噎死之间你可以任选一样,这是吾赐予你的殊荣。

罗总真TM男人中的男人,情圣中的情圣,沙雕使我快乐~

爱到深处无怨尤,哪怕被你推落地狱深处,也要浴火重生来守护你。

剪了一段比较意识流的车
好像。。。。太意识流了(;_;)
耶,难道没有人觉得神之子很适合用来玩罗黄生子梗吗?
没有我就自己上啦;)
BGM:雨一直下

今天我砍完刀龙的柴了吗?
并没有
我恨vv
以前我用爱剪辑的时候,花两三个小时就能剪一整支mv出来
现在用两三个小时能剪出个20秒就该笑了
这还没算花在砍柴上的时间呢(+_+)
vv本当不能上手

【ABO】【黄罗】情热暴君 01

写作水平有限,伤眼还请见谅~
—————————————

罗喉又被围炉了。

战场边缘,他的首席爱将黄泉,卧于一座孤峰、断崖之上,凉风习习,高瞻远瞩,一览无余——耶,真正是看好戏的vip席位。

可惜这出戏谈不上有多好看。

金灿灿的武君以小孩过家家的热情,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玩得不亦乐乎,还不时就某一招点评个一两句:

"不差。"

"你做的很好。"

"再来再来~"

就这样他们还围得下去,中原武林人士除魔的决心(脸皮的厚度)真叫人赞叹。

就在黄泉哈欠连连,昏昏欲睡之际,风向一转,风中一缕若有若无的甜香搔得他鼻头作痒。

不对。

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

黄泉的睡意一扫而空,嚯地一声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战场,以罗喉为中心,陷入了难以名状的混乱场面。

细看之下,围杀罗喉的大部分中原豪杰,其行为的优先级,似乎,从以飞蛾扑火的热情无所不用其极地削他,转变为了——以飞蛾扑火的热情无所不用其及地扒·掉·他·的·裤·子?

哈???

所有不合理的行为背后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是这荒诞不经的局面指向了一个更荒诞不经的结论——

罗喉罗喉,凶星入名,曾经万人景仰,从来闻风丧胆,行为模式A到不能再A的一代暴君,难道竟然是一个Omega么?

而且这个Omega刚刚还在一场他处于绝对压制地位的战场中央,毫无征兆地进入了热潮期?

这可能吗?

如果不是,又怎么解释众人疯狂的行径?

平日里一贯正义凛然道貌岸然的刀主席流着哈喇子急于交配的嘴脸,在黄泉迫切想要消除的记忆名单中地位急速窜升。

苦境自古以来的传统就是Omega要柔弱甜美、小鸟依人,在家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是他们的宿命,习武是闻所未闻之事。热潮期尚未婚配的Omega被视为不洁之物,身份高贵的会被圈禁起来,身份低贱的则会被赶到荒郊野外的小茅屋里自生自灭,免得他们甜美的信息素勾得Alpha们发起狂来,互相攻击扰乱公共秩序。

围攻罗喉的武林人士大多数是些Alpha,他们对于一个武力值极高的Omega在战场上发情这种事,不仅没有亲身遭遇亲耳听闻过,更是在最荒谬的梦境中都不曾出现,所以毫无应急方案,表现得极为狼狈。

黄泉此刻处于上风口,能够飘到他那里的信息素已极为淡薄,所以他除了心口一点些微痒意,几乎是不受影响的。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依然从袖中取出一个可以过滤信息素的口罩带上——作为一名优秀的前杀手,将外界对他的干扰降至最低早已是改不掉的习惯。

上古暴君罗喉,居然是一个Omega,这是不曾见诸于任何史料记载的意外。这一点,为了解罗喉翻阅了他所能找到的涉及天都、邪天御武、西武林那一段历史所有史籍的黄泉,再清楚不过了。

白发青年脑中的齿轮开始了飞速运转。

而在战场上的罗喉,也许是厌倦了无休无止地用计都刀拍飞众多不自量力动手动脚的追求者。

"喝——"

罗喉以掌击地,气似狂澜,劲扫平原,十方震动,周围地形丕变,天地为之喧腾。旋卷气流雄浑无匹,劲风扫处,实力较差者曝体而亡,刹那尸横遍野。

消散的烟尘中,罗喉提着计都刀背手在后,屹立不摇的身影还是那么伟岸矫健。

他抬起头,眼神与孤峰之上的黄泉交汇。

“啪——”

转瞬之间,罗喉已站到距黄泉咫尺之遥的所在,地陷三寸。

他挟一身屠杀了无数Alpha的腥风而来。

黄泉理应害怕,但他只觉得兴奋。

"你都看到了。"

两人对视良久,罗喉古井无波的血红双瞳中看不到任何的感绪起伏,但周身笼罩的低气压暗示了他心情不佳。

就在黄泉以为罗喉要杀他灭口之际,罗喉身形一转,化作一道金光消失,风中只留下一句:

“黄泉,回天都——”

————————————————————
一切不以写肉为目的的ABO都是耍流氓~下一章该写黄泉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武君把裤子脱了,耶,我半夜睡不着乱开脑洞时一切都发生得那么顺理成章,为什么真的动手写的时候大脑就一片空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