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ficaddictor

【ABO】【黄罗】情热暴君 01

写作水平有限,伤眼还请见谅~
—————————————

罗喉又被围炉了。

战场边缘,他的首席爱将黄泉,卧于一座孤峰、断崖之上,凉风习习,高瞻远瞩,一览无余——耶,真正是看好戏的vip席位。

可惜这出戏谈不上有多好看。

金灿灿的武君以小孩过家家的热情,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玩得不亦乐乎,还不时就某一招点评个一两句:

"不差。"

"你做的很好。"

"再来再来~"

就这样他们还围得下去,中原武林人士除魔的决心(脸皮的厚度)真叫人赞叹。

就在黄泉哈欠连连,昏昏欲睡之际,风向一转,风中一缕若有若无的甜香搔得他鼻头作痒。

不对。

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

黄泉的睡意一扫而空,嚯地一声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战场,以罗喉为中心,陷入了难以名状的混乱场面。

细看之下,围杀罗喉的大部分中原豪杰,其行为的优先级,似乎,从以飞蛾扑火的热情无所不用其极地削他,转变为了——以飞蛾扑火的热情无所不用其及地扒·掉·他·的·裤·子?

哈???

所有不合理的行为背后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是这荒诞不经的局面指向了一个更荒诞不经的结论——

罗喉罗喉,凶星入名,曾经万人景仰,从来闻风丧胆,行为模式A到不能再A的一代暴君,难道竟然是一个Omega么?

而且这个Omega刚刚还在一场他处于绝对压制地位的战场中央,毫无征兆地进入了热潮期?

这可能吗?

如果不是,又怎么解释众人疯狂的行径?

平日里一贯正义凛然道貌岸然的刀主席流着哈喇子急于交配的嘴脸,在黄泉迫切想要消除的记忆名单中地位急速窜升。

苦境自古以来的传统就是Omega要柔弱甜美、小鸟依人,在家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是他们的宿命,习武是闻所未闻之事。热潮期尚未婚配的Omega被视为不洁之物,身份高贵的会被圈禁起来,身份低贱的则会被赶到荒郊野外的小茅屋里自生自灭,免得他们甜美的信息素勾得Alpha们发起狂来,互相攻击扰乱公共秩序。

围攻罗喉的武林人士大多数是些Alpha,他们对于一个武力值极高的Omega在战场上发情这种事,不仅没有亲身遭遇亲耳听闻过,更是在最荒谬的梦境中都不曾出现,所以毫无应急方案,表现得极为狼狈。

黄泉此刻处于上风口,能够飘到他那里的信息素已极为淡薄,所以他除了心口一点些微痒意,几乎是不受影响的。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依然从袖中取出一个可以过滤信息素的口罩带上——作为一名优秀的前杀手,将外界对他的干扰降至最低早已是改不掉的习惯。

上古暴君罗喉,居然是一个Omega,这是不曾见诸于任何史料记载的意外。这一点,为了解罗喉翻阅了他所能找到的涉及天都、邪天御武、西武林那一段历史所有史籍的黄泉,再清楚不过了。

白发青年脑中的齿轮开始了飞速运转。

而在战场上的罗喉,也许是厌倦了无休无止地用计都刀拍飞众多不自量力动手动脚的追求者。

"喝——"

罗喉以掌击地,气似狂澜,劲扫平原,十方震动,周围地形丕变,天地为之喧腾。旋卷气流雄浑无匹,劲风扫处,实力较差者曝体而亡,刹那尸横遍野。

消散的烟尘中,罗喉提着计都刀背手在后,屹立不摇的身影还是那么伟岸矫健。

他抬起头,眼神与孤峰之上的黄泉交汇。

“啪——”

转瞬之间,罗喉已站到距黄泉咫尺之遥的所在,地陷三寸。

他挟一身屠杀了无数Alpha的腥风而来。

黄泉理应害怕,但他只觉得兴奋。

"你都看到了。"

两人对视良久,罗喉古井无波的血红双瞳中看不到任何的感绪起伏,但周身笼罩的低气压暗示了他心情不佳。

就在黄泉以为罗喉要杀他灭口之际,罗喉身形一转,化作一道金光消失,风中只留下一句:

“黄泉,回天都——”

————————————————————
一切不以写肉为目的的ABO都是耍流氓~下一章该写黄泉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武君把裤子脱了,耶,我半夜睡不着乱开脑洞时一切都发生得那么顺理成章,为什么真的动手写的时候大脑就一片空白(;_;

评论(4)

热度(13)